斑尾

[SSHP] Residence under Hell (五)

CH 5 

時間在被工作與各項事務填滿時總是過得特別快,轉眼已是約定的日子。腦海閃過一路上擦肩而過的行人們除了厚重的保暖大衣外,藏在圍巾後談笑交談的臉龐好像多了那麼點期待喜悅,Harry的疑惑直到被商家用紅與綠點綴的溫暖玻璃櫥窗陳列提醒,才後知後覺發現原來聖誕節就在兩天後。

這不能怪他。整個部門上下全都為盡快逮捕惡徒忙得焦頭爛額,派出的偵察小組卻只帶回模稜兩可的消息,調查進展緩慢,讓Auror司壟罩在低迷氣氛中,聖誕假期更有可能變成留在魔法部的同事加班狂歡日。

 

第二十三次──又或者二十七二十八次──因為撞上會議時間而無法答應Hermione的午間聚餐邀請後,目前任職於奇獸控管部替家庭小精靈權益奮鬥的褐髮女巫終於放棄利用部門間紙條傳訊,直接在隔天早晨來到Auror小隊長辦公室。

『Harry,我不管你因為什麼原因,如果你第三十次拒絕我們的邀請,就算用架的我也會把你拖出辦公室的。老天你到底哪來這麼多會議要開,我就不信你抽不出一頓飯的時間?』

『親愛的,你知道我也很想過去。』露出帶歉意的溫和微笑,Harry放下簽公文的手,稍微動動痠痛的肩膀後起身走向坐在沙發的女巫。『但臨時會議的時間不能控制啊,你會原諒我的對吧!』

『除了這次。』Hermione搖了搖頭,與強硬語氣形成對比的是輕柔倒茶的動作。『別以為我不知道有些時間還是你刻意安排的,小隊長。』

對此Harry並沒有回答,只是維持嘴角淡淡上揚的弧度。『Ron也說了Weasley太太和家裡的大家都很想你,偶而回來給他們看看吧!』輕嘆口氣,她的嚴厲在看到青年眼下即使已經用混淆咒稍作掩飾仍越發沉重的黑眼圈後敗下陣來。Harry在戰後的狀況一直起起伏伏,原先以為沒有最大的敵人後魔法界能迎來和平,人民從此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但顯然事實並不都照童話故事描述般美好。完全的和平不存在,她的好友更整天埋首工作,背著沉重擔子的同時在周身構築起堅硬外殼,待人接物不失分寸卻多了散發拒絕氣息的淡漠,連面對情同家人的他們亦然。幾次詢問皆被微笑帶過後,Hermione即使擔心著急,眼下能做的只剩從旁守護適時提供協助與充當剎車的角色,至少不能讓好友無止盡折磨自己。

『幫我帶句道歉,告訴他們我很好只是忙了點,過一陣子等這些都處理完後一定會過去的…』垂下眼瞼,Harry乾巴巴答道,隨後端起茶杯輕啜以掩飾不自在。他不是不想去,只是還沒做好心理準備……『你泡的茶永遠這麼好喝,讓人連工作時都會分心想它。』這也是實話。

『如果想謝我的話,星期四中午一起吃飯吧,我跟Ron剛好有約。』沒有放棄將好友拖出辦公室的機會,Hermione連轉移話題的機會都不給。

『呵呵我永遠都說不過你。』稍微愣了一秒,Harry伸手召來筆記本查看行事曆,嘴角淺笑宣告著投降。『那天中午沒有公務安排,那麼就請給我補償全魔法部最美麗女孩兒的機會吧!』誇張的紳士行禮手勢讓女巫也露出微笑。

『說定囉?當天沒出現我可是會來綁架小隊長的,不論你的Auror他們怎麼攔都沒用。』 


於是為了不讓Auror們多一件需要營救小隊長的任務,Harry此時正走在前往Three Broomsticks赴約的路上。

學生時代他們總為了能在Hogsmeade參訪日喝上一杯奶油啤酒或火燒威士忌雀躍不已,這習慣即使到工作後仍被保留下來。若選在魔法部附近的店家常需要承受同事探詢好奇的目光,畢竟三人組聚在一起引人側目,想好好聊聊又得顧及職場關係,最後大多演變成一整桌魔法部公務員聚餐的情況;而Three Broomsticks離市中心一大段距離,有專為需要隱私會面設計的包廂,所以在他們為數不多的聚餐中一直是最受青睞的地點。位於雪線之上的Hogsmeade終年都是白雪靄靄的景致,這時節連綿一片的白被聖誕氛圍所渲染,房門上新綠的冬青花環讓一切看起來好像也不那麼冷了。


踏過最後幾步石磚道,Harry來到店前,他伸手推門進入。

門口清脆的鈴鐺聲吸引了Madam Rosmerta的注意,老闆娘越過吧檯投來關注的視線,原先要出口的招呼在看清來人是將圍巾掩住口鼻的Harry後吞回肚裡,只是意會的露出微笑用右手指向樓上。青年回以感激的點頭示意,踩上階梯後直走向最裡側的包廂。

握成拳的手還未敲上木門,門板便先朝內側被打開,那瞬間Harry的魔杖已下滑至慣用手,微微朝下的杖尖蓄勢待發。


 守株待兔的記者?工作上樹立的仇敵?Death Eater? 


腦袋亂哄哄的閃過幾個可能,他靈巧一躍至視線死角,屏住呼吸。「Harry?」從門縫探出一顆褐色腦袋左右張望,探詢的女聲響起。


 喔,只是又一次的神經質


 內心閃過自嘲的諷刺,他收手重新伸直弓起的背。

「你還好嗎?」聰明的女巫由眼角餘光瞥見收回袖內的細棍,Hermione馬上猜到情況,眉毛皺起擔憂的弧度問道。

「沒事,沒料到你會先打開門而已。」擺擺手表示沒有大礙,Harry閃過身避過追問微笑走進房間。

「嘿兄弟,最近好嗎?」靠窗位子的紅髮青年看到來人後咧開嘴笑著問候。

「Ron你問這話我真懷疑你每天有沒有在認真上班。」

「哈哈哈別這麼說,出勤表你不是看得清清楚楚,報告我也有準時交呢!工作之餘還是得苦中作樂的嘛!」

這倒是,整個部門忙得焦頭爛額沒有一個人敢偷懶,如果連聖誕假期都會被剝奪,不如在能休息的時候好好喘口氣才能撐得長久。Ron也的確在完成工作同時適時扮演了部門中氣氛調適的角色,一句天外飛來一筆的玩笑話就能讓大家放鬆過於緊繃的神經,對此Harry很是感謝。

三人各自坐定後事先點好的午間義大利麵馬上送了上來,一邊吃飯邊由Hermione開啟話題。

「所以說…調查沒有進展?」與兩人分屬不同部門,對於Auror工作內容即使特別關心所獲得的也不是第一手資訊,想幫上忙只能趁見面時詢問詳細情況。

「不算是,偵查小隊發現疑似他們的藏身基地,但我們還不確定這是否是陷阱。你也知道,小心一點總是比較好。」先前與Malfoy家的會議Harry已經一字不漏告訴兩人,對此眾人的共識是必須謹慎再謹慎。「按照計畫,兩天後我們會展開一場突襲,希望這次就能將他們一網打盡。」

「噢Harry,你一定要小心!」為好友的擔憂讓女巫倒抽一口氣,她伸手隔著桌子握住青年的手,急切叮嚀道。

「放心我會看好他的啦! 」Ron拍胸脯保證。「Hermione你這樣不先關心自己男朋友真是令人傷心,而且好不容易出來就別再提工作的事了好嗎…」

「Ron你真是…」Hermione沒好氣地打了身旁的人一拳。三人相視後一齊爆出笑聲。 


「對了Harry,你現在還跟那個老蝙蝠──噢好啦我知道了別捏我!!──我是說Snape教授,住在一起?」收到來自隔壁的瞪視和攻擊,Ron僵硬地改口。

「嗯。」「梅林的蕾絲睡衣啊!真不敢相信到現在你們居然還沒有一人成功殺死對方…」紅髮青年誇張地打了個哆嗦,換來對桌人的短暫沉默。

「其實…情況也沒有你想的那麼糟啦。」Harry用叉子戳戳麵條,腦海浮現那個總是陰沉沉的身影,一手撐著腦袋咕噥。「基本上他大半時間待在魔藥實驗室,不會很常碰到。而且只要那張嘴不噴毒液,Snape還是個滿好的討論者的。」

「老天Harry你是不是被什麼人喝變身水調換了,要老蝙蝠不噴毒液!?明天我大概會看到You-Know-Who從墳墓爬出來跳草裙舞對吧!」

「Ron我真的不想跟你說話了。」Hermione露出鄙視的表情。「Snape教授一直以來幫了多少忙,如果可以給我們建議當然是好事啊!」

「Harry你就多問一些,我真的不放心這次行動…」

「哈哈看情況吧,」青年笑笑說道。「別忘記人家還在養傷,而且大部分時間他還是恨不得扒了我一層皮似的…」

餘光瞄向手表才驚覺光顧著說話午休時間已經快結束,Harry抬手催促另外兩人加快速度,邊思考Hermione的建議同時心裡則另有打算。


 聖誕節……

要問問題什麼的也得先等那關平安度過才有資格考慮吧,沒準會被抓去磨成粉做魔藥還見不到隔天太陽呢……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