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尾

[SSHP] Residence under Hell (十一)

CH11

隨著Auror們的調查越來越深入,他們發現由Dolohov主導的一連串行動可以說是Death Eaters在戰爭中倖存下來的餘黨們對整個魔法界的報復行動。

純血至上的最終目的沒變,但既然是「報復」,首要成為攻擊目標的當然就是打敗Dark Lord並讓一眾信徒損失慘重的另一方精神領袖──Harry Potter。

那句「代我們向救世主問好」是宣告烽火開始的號角,背地裡籌畫許久的陷阱就等獵物自己上門。

 

那是個陰雨綿綿的午後,整個倫敦壟罩在一片潮濕的灰濛中。

Harry坐在辦公室,原木桌上的公文攤開卻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動靜。他偏著頭手撐住下巴,輕皺的眉間是累積多日的煩惱,承載不住的重量滴落在紙張上渲染出墨漬。

從通訊用壁爐突然爆出的劈啪聲打斷他的思考,Harry轉向燒的正旺的綠焰,從火光中吐出的是新一批公文及信件。輕嘆口氣逐一檢視文件的緊急程度,按期限簡單做了分類之後,一封壓在最底層的樸素信件吸引了Harry的注意。

那是個沒有任何署名或部門戳印的沉甸牛皮信封,不是魔法部內互通的標準規格。通過安檢的綠色印章孤零零蓋在左上角卻給人一種違和感。

丟了個檢查咒語沒有發現魔法波動後他拆開信封。

裡頭是一張羊皮紙,印刷的字體方方正正不帶感情,然而從稱謂開始就讓Harry倒抽一口氣繃緊神經。

親愛的救世主:

不知你近來可好?希望我們準備的餘興節目有讓你感到滿意。那名青年──叫做Edward對吧,他的表現可是令我們都印象深刻呢!教出這麼有勇氣的部下真是太好了。不過我想已經一個月沒有聯繫是我們失禮怠慢,所以便主動寄了這封信,希望Potter先生能賞光來參加我們替你準備的宴席。

隨信附上入場信物,因為只有一份不便攜伴,還請你獨自前來赴約。

鑰匙會在午後四點準時生效,靜候你的蒞臨。

                                              Lance  Dolohov

信末的花體字簽的隨興,帶著令人不悅的游刃有餘,彷彿確定Harry一定會因為來歷不明的信就去赴約似的。

捏緊羊皮紙,他從抽屜找出有保護作用的白手套戴上,確保不會直接接觸到可能存在的附加咒語後,Harry將牛皮信封倒過來。落在手上的是一根幾乎已經斷成兩截的魔杖,月桂木的木材中間露出勉強連接的獨角獸毛,那是他熟悉的魔杖,曾經屬於偵查小組的Greg……

想到原本預定明天要回來報告四人小組現在可能已經落入敵人之手,Harry只覺得一陣血氣湧上腦袋。拳頭敲在桌上發出巨響,痛恨自己力不從心的憤怒跟著手掌一揮將大半東西掃落桌面。

維持最後一點理智,他一邊思考對策一邊向其他隊員發出詢問,希望能得到關於Greg等人回傳的聯絡消息卻得到否定答案。

純白手套在此時只像最尖銳的諷刺,他連一眼都不願再多看,粗魯地將其拆下塞回抽屜,胃被掏空一般被恐慌弄得噁心想吐。四條生命,不是Harry Potter的人生能再承受的重量。

Dolohov說對了,他會赴約

 

將自己拋進辦公椅,Harry瞥向掛在牆上的時鐘,距離指定時間只剩下半小時,恐怕對方就是不想讓他有太多時間安排對策與佈署。他沒打算冒險帶人赴約,但也不會傻傻坐以待斃。重要的是如何讓援助在適當時刻抵達。

如果Death Eater的信能輕易按照計畫送至他手裡彷彿一舉一動都在預料之中,甚至做出不在監控內的港口鑰,就必須考慮魔法部已經遭到敵人滲透的情況。無法確定是敵是友的前提下,他不願意把事情直接向上層提報。

反正,能夠信任的人一直都在。

Harry抽出一張白紙,簡短寫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加上除了指定人士外不可拆閱的咒語後設定好時間。這封信會在他消影離開的同時被送往Malfoy Manor,他相信Lucius和Draco能夠處理好。

 

接著Harry想到了那個男人。呵,Severus一定又會罵他是沒大腦的Gryffindor吧!但他就是無法眼睜睜看著事情在眼前發生卻不做任何行動呢……

那個念頭很自然的躍入腦海,Harry順從心中所想舉起魔杖,「Expecto Patronum。」他輕聲唸道。

隨著魔力湧向杖尖,銀色的霧氣逐漸聚攏成實體。散發溫暖光芒的生物沒有蹄,沒有雄赳赳氣昂昂的角。

有些意外,但一切好像又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嘿,小傢伙。」Harry微笑,緩緩伸出手指。銀色的蝙蝠歡快地拍動翅膀繞著他飛,親暱的蹭過臉頰,然後倒掛在Harry手中。

「你長的真漂亮。」拇指來回撫過腹部的皮毛,小東西瞇起眼發出舒服的呼嚕聲。「哈哈,我想Severus看到你一定會嚇一跳。」想像男人黑著一張臉緊抿唇,不發一語卻被爬上耳尖的紅暈給出賣的表情,Harry便止不住嘴角的笑意。

可以的話他真希望能拋下一切就這樣回家,親眼看看蝙蝠們的大眼瞪小眼。但不行,還有未完成的事必須去做……等到所有都結束後他一定要請個長假窩在家哪兒都不去!

閉上眼,Harry將最後一點溫暖情緒鎖在心底,在睜開時已經是將赴戰場的毅然決然。

「你知道該怎麼做的,對嗎。」摸摸小傢伙攤開的薄翼,Harry輕聲說道。蝙蝠搧搧翅膀起飛,又繞著青年飛一圈後,穿過牆壁消失了。

 

安排好一切,他握緊魔杖,起身繞到桌前較空曠的一塊。

算準時間,Harry在港口鑰發光啟動的同時抓住並發動消影術。

彷彿全身被塞進水管的擠壓感過後,他到了最後一戰的戰場。

 

才剛踏到實地Harry便壓低重心擺出戰鬥架式,屏住氣息迅速觀察周遭。現影的目的地是一個挑高四樓的空曠大廳,四周窗戶不透光,唯一出口大門有四人把手。他落在包圍圈的中間,對方粗估有十五人,舉起的杖尖正對中心,彼此大概有十步距離。

腳邊是被束縛咒加上鐵鍊限制住行動的部下們──因為囚禁顯得狼狽,但還好四人都還平安──雙手反綁在後呈背對背的姿勢。Harry將一隻手放在Greg肩上,低語同時眼神並沒有離開敵人。「都還好嗎?」

「Sir!」被隊長突如其來的現身嚇了一跳,金髮男人睜大雙眼。「我們都沒事,只是魔杖通通被扣繳、但Harry,你不該來這裡的!」

「好,沒事就好,別擔心,再等一下我會帶你們通通回去的。」捏捏掌下肩膀以示安撫,Harry將銳利眼神投向坐在包圍網正中間皮革椅上的男人。「Dolohov。」

「你來了。」深色頭髮的Death Eater身穿黑色斗篷雙手抱胸,左腳大辣辣橫跨在另一隻上,語氣是與一觸即發氣氛不同的輕鬆愉悅。

「我按照你的指示一個人前來,先放了我的人。」

「別這麼緊張嘛小隊長,不如我們先聊聊?」笑著舉起右手放至唇邊,男人摩娑著下巴弧度開口。「我等這一天等好久了,一直想看看究竟是什麼讓大家即使在戰後、不再需要救世主的現在,依舊願意為了你赴湯蹈火。」

「那個Edward是,這四個傢伙也是。你說,你究竟有什麼不同呢?」

「呵,你又覺得我有什麼特別?」Harry聽完眼神暗了暗,壓低的嗓音帶著諷刺。

「你最好注意你的語氣喔!別忘了他們還在我手上。」在Dolohov的手勢下,從包圍網其中一角擊出攻擊咒語,落在Harry腳邊瞬間造成焦黑痕跡。

「……我不認為自己有何不同。但既然你如此抬舉,除了符合你的期望之外我別無選擇不是嗎。」

「不愧是Harry Potter,很快就進入狀況。那麼首先交出你的魔杖吧!你也不希望等下的對談不愉快吧?放心我暫時不會動他們。」就像要映證Dolohov的話,一名手下走上前,拉住鐵鍊一端上扯,四個人踉蹌著被迫站起身,跌跌撞撞穿過包圍的空缺被拖到室內角落。

Harry看了看遠離對峙中心僅剩一人看守的Greg等人,再將視線轉回Dolohov身上。

他將左手高舉放在耳邊,緩緩蹲下後右手放開魔杖,推向男人的方向,然後直起身。

「嗯哼,很好。」男人撿起冬青木的魔杖,揮揮手讓另一名手下拿著鐵鍊上前,Harry只能順從的被捆住手腕。那人粗魯的將青年拉到圓的正中央,雙手高舉鎖在從頭頂上方落下的鏈條。

直到這裡Dolohov才第一次站起身,踏著輕佻的步伐走向Harry。

「那麼,我想想,要怎麼證明你的與眾不同呢?」Death Eater將魔杖戳在青年胸口一臉玩味。「這樣如何──Crucio!」

咒語打在身上瞬間,Harry握緊拳頭咬著牙關連一聲也沒吭,身體像是從內部被人拿利器刨挖,痛得讓他下意識弓起背想將自己縮成一團,鐵鍊因為劇烈掙動發出的撞擊聲聽來十分刺耳。

「Harry!!Dolohov你放開──」夥伴的呼喊聽起來朦朦朧朧,後面的句子因為靜音咒消失無蹤,青年沒有餘力再判讀唇語,只來得及在停歇的幾秒內對牆角的Greg等人投以虛弱的微笑,然後又陷進新一輪的疼痛中。

「喔?看來忍耐力還不錯嘛,那我們就來看看偉大的救世主能撐到什麼時候好了,總不能讓你在還沒證明自身價值前就死,這樣太便宜你了你說是吧!」被青年的倔強激起嗜虐心,冷冷勾起的嘴角令人不寒而慄。

「看啊,你們崇拜的Harry Potter,也不過就是個平凡人,自投羅網的傻瓜,現在像街角誰都不會再看一眼的破抹布,奄奄一息。」伴隨嘲諷語句的是一眾Death Eater的訕笑,各種粗鄙的助威在室內此起彼落。

「啊對了,Edward的事你應該很內疚吧,或許暗自抱怨著他害你的金字招牌染上汙點?不如我們再來回顧一下那個可憐部下是怎麼死的好了。」

施加的酷刑咒撤銷瞬間,Harry軟下身子半跪在地,力氣跟著疼痛被抽乾,留下的只有止不住的顫抖跟喘息。他感覺到一個冰涼的物體貼在脖頸,偏過頭見到鋒利的刀光。

匕首劃過脖頸,溫熱的血液流下,鮮紅色的

「沒劃很深,半小時內死不了。」Dolohov左右端詳著刀刃,伸出手抹過染上的紅。

「不過,沒想到救世主還真傻傻的沒帶任何救兵呢!本想要好好招待他們的,唉少了一份樂趣。」步回皮革椅,男人隨手將匕首丟在腳邊。

「……你不會懂得。」Harry的聲音不大,但隱含的憤怒足夠讓所有人聽到。

「噢?那就請你教教我囉?倒是時間看起來不像站在你那邊,還請Potter先生動作快一點。」

Harry沒有回答。他閉上眼,讓身體習慣與疼痛共存。

再撐一會……

「我那早死的哥哥,如果知道我抓到Harry Potter一定會很開心。」

跟著血液憤怒一同湧上的還有熱……

「Muggles到底有什麼好,那些剽竊我們魔法的齷齰小偷!」

從傷處往四肢擴散,逐漸升高的溫度。不,不要是現在!

「我們會東山再起的。」

體內有股力量要衝出來似的,鐵鍊跟著鏘鏘作響。

快要壓抑不住了,對鮮血的渴望……

「從救世主的死亡,宣告新世代的開始,就是今天──Potter!!?」

 

意識跌入黑暗前,Harry最後聽到的是Death Eaters驚慌失措的喊叫以及在眼前爆開的一片血紅。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