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尾

[SSHP] Residence under Hell (七)

這次嘗試了從來沒用過的寫法,好多東西還在摸索,不知道是好是壞...
大家如果閱讀完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說喔:)
中間的回憶橋段因為Lofter沒有斜體功能,所以只能改成粗體湊合著用了...希望不會影響閱讀
----------------------

CH7 

Edward Robinson,二十二歲青年,目前任職於英國魔法部Auror司第一小隊。來自倫敦的他個性溫和開朗,做起事來中規中矩。偶而會沒注意到小細節而產生小錯誤,但他會在誠心道歉後盡力補救。嘴角總是揚起靦腆的弧度,黑色眼睛帶著笑意,一頭俐落落在頸肩的深棕色短髮和主人一樣柔軟。他不是部門裡倍受注意那種類型的人,卻是Harry私底下很喜歡的部下。

Edward生於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母親ElinaRobinson是一名混血女巫,畢業後為了找工作而來到倫敦,成為St. Mungo的治療師。她在城市裡的一間小書店邂逅了剛繼承家業成為老闆的年輕麻瓜小夥子John Robinson。兩人可以說是初次見面就被對方吸引,青年樸實又認真的工作態度令Elina傾心,而女孩上進閱讀的模樣讓John總是隔著櫃檯小心翼翼偷看。在John一次鼓起勇氣的邀約後兩人終於走到一塊。

原先Elina擔心自己是女巫的事情曝光後會讓青年望之卻步,沒想到在交往一年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告訴對方一切後,John除了最初的驚訝外完全沒有任何排斥,笑著說:「哈哈,這可是上帝給我最棒的禮物呢!喜歡的女人竟然還會魔法!Elina,那我的下半輩子就交給你囉!」深受感動的女孩在後來結為夫妻。

婚後的家庭生活和樂融融,夫妻倆琴瑟和鳴,從來不曾發生爭執。Robinson家在第二年順利增加了一名新成員

──也就是Edward。小男孩的到來替這個小家庭帶來更多歡笑,他在父母的關愛中長大,三歲時又添了一個妹妹Joane。

Edward非常疼愛妹妹,大大的黑色眼睛長睫毛搧呀搧,棕色捲髮蓬鬆柔軟,像個洋娃娃一樣可愛。兄妹倆感情很好,無論做什麼都要一起。再大一些時,他總是說著要當小英雄,永遠保護妹妹,而女孩會嗝嗝笑著用小手牽住他的食指,抬頭挺胸無所畏懼的向前走。

直到五歲那年某件事發生,Joane的名字從此成為家裡禁忌……

 

Edward永遠記得妹妹天真無邪全然依賴的笑容,那是他之後會選擇Auror為一生職志,希望能對保護社會盡一份心力的最早啟蒙。

所謂的英雄應該是什麼樣子?Edward其實並沒有明確想法。想要守護的東西朦朦朧朧看不清實體,又常常覺得力不從心做不到最好,入隊五年職位遲遲升不上去。

所以當第一次看到新上任的小隊長Harry Potter,他忽然覺得彷彿找到了努力下去的目標。

青年小他五歲,在Hogwarts時雖然常常聽聞注定要不凡的他的各種消息,但畢竟年紀有些差距,Hufflepuff與Gryffindor又不可能時常碰頭,所以並沒有留下深刻的印象。等到Edward畢業進入魔法部,只剩下Daily Propeht與一些職場上的茶餘飯後談資能夠間接聽到對方的消息。再後來便是救世主終於成功打敗You-Know-Who,結束魔法界十餘年惡夢的舉國同慶。不過他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能近距離跟Harry Potter接觸。

成為公眾矚目焦點難免會惹來一些閒言閒語,圍繞在The boy who lived周遭的不會永遠都是正面評斷。Edward對此倒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想法,他靠著自己親眼所見來建立對新任上司的評價。

在他眼裡的Harry工作認真,處理起事件總是不遺餘力帶頭衝在前面,可以感受到他對犯罪者的厭惡卻不曾置他們於死地,以自己的道德原則行事。同時Harry十分照顧底下的他們,以朋友之姿相待,上任第一天便要大家別拘束於職位禮節,直接以名字相稱也無妨。雖然除了公事外不太跟大家聯繫,但那是一視同仁的保持距離。他是最在乎大家安危的上司,總會要他們以保護自己為第一要務,事實上青年也幾次在危急存亡的狀況下拯救夥伴。所以儘管部門裡所有Auror都較小隊長年長,大家仍會毫無異議對Harry的安排心服口服。

Edward羨慕那份能力以及為自己所堅持的事物義無反顧的精神,他總是想著總有一天自己也要成為那樣的人。

 

連著幾次襲擊讓部門忙的手忙腳亂,大家都想盡快解決事情卻遲遲沒有頭緒。直到偵查小組帶來敵人的基地情報才鼓舞了士氣。

Harry將攻堅行動訂於12月26日,行前整個十人小組經過無數次演練,小隊長更再三叮嚀大家小心埋伏與陷阱。

那是個位於郊區的廢棄村莊。為避免驚動敵人,他們的現影地點距離村莊入口約有步行三分鐘的距離。選在凌晨的突襲讓他們能隱身在昏暗夜色中,魔杖緊握在手中沒有點起光芒,靠著夥伴間的默契判斷彼此位置。Edward走在隊伍前端緊跟著Harry,隊伍末尾則交由較有經驗的年長Auror殿後,一行人壓低身子小心翼翼前進。

穿過村子入口,一整排木造房屋映入眼簾,原本應該是座農村,可以從朽木殘骸中看出牲畜圍欄及風車的樣貌。風一吹過木頭間隙發出尖銳的呼呼聲,緊張的氣氛更添詭譎。

他們小心而迅速地走向位在村子深處據說原本是村長家的兩層樓房屋,在小隊長的手勢下散開包圍網。十人分配於屋子四面各個可能的出入口,正門由Harry、Edward及另外兩名隊友Alfred和Benjamin把手。

Edward深吸一口氣後屏住呼吸,在門的右側就定位。他可以感受到胸膛中心臟劇烈的跳動,邊強迫自己全神貫注於距三步之遙門另一側的青年的一舉一動,就怕錯過任何一個暗號。只見Harry舉起魔杖,小心翼翼放出微量魔力波動以探測房屋的保護屏障。

沒有觸動任何警報。

Harry環視了身旁的他們,Edward對上那雙變的凌厲的眼,看見對方握拳至於身側的左手隨後抬起,以手刀之姿向下揮下。進攻的信號

他很清楚接下來的流程,身體甚至能藉由反射做出動作。

Harry用魔法打開門的下一剎那,Edward收到站在正面隊友「沒有埋伏」的示意後率先沖了進去,緊跟在後的是Alfred和Benjamin。

屋內一片漆黑,他們僅能依靠由窗戶灑進的微弱月光作為照明,所有感官被敏銳放到最大,連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弓起背呈現最容易做出反應的預備姿勢,穿過玄關來到客廳,三雙眼睛眨也不眨尋找著目標。

而事情就發生在一瞬間。

Edward剛從眼角餘光瞥見一道黑影由餐廳往走廊方向閃過,身後的Alfred已經大喊著「別跑!」如弓箭離弦般衝了過去。

「等等!Alfred!別追那麼快!」Edward聽見守在出口處的Harry焦急的警告一邊往屋內移動,心中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連忙追著消失在視線中的隊友向通往二樓的樓梯跑。

「該死!Alfred那毛毛躁躁的個性為什麼老改不掉!」身旁的Benjamin低咒出聲。

Harry已經趕上他們,樓梯狹窄的一次只能通過一名成年男性,Edward跑在最前第一個踏上階梯,他三步併作兩步的跑,然後在將要踩到最後一階時聽到了同時來自眼前房間及一樓傳來的巨響。

Shit!快撤!是陷阱!!」Alfred尖聲大吼著從房間衝了出來,臉上混合著驚嚇和不明白色粉末。他在門口舉起魔杖快速念了什麼咒語Edward沒聽清,只見門發出一陣強烈的白光。

「走呀!快!我撐不了多久的!」Alfred在向樓梯跑來的途中持續吼道,Edward只得轉身催促同樣不明白狀況的隊友往下跑。

 跑!Edward,快跑!

 對了,好久以前好像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Alfred,發生什麼事?」移動中Harry焦急問道。

「那只是粉狀人偶,屋裡根本什麼人都沒有。我剛進房間它便自行引爆了,同時觸動事先擺在房內的咒語,是惡魔之火!

 跑!Edward!再跑快點!

 到底是什麼事呢……?

「什麼!?他們怎麼敢!」Benjamin倒抽一口氣。

「所以我先用咒語將門封住了,但撐不了多久的。Sir,請求支援吧!」

「我也想,但我恐怕我們只靠自己了。」第一個抵達大門口的Harry突然停下腳步,Edward聽到青年憤怒的咒罵。

「Sir?」

順著Harry手指的方向,他們看見了刻在大門上結合在一起的觸動型法陣──半個在門板、半個在牆面象徵邪惡的六芒星。方才進來時被掩在門後,所以沒有人注意到。

顯而易見正門無法被輕易打開,Edward環顧了一下周遭,發現所有窗戶等出入口都被設了相同的封鎖魔法。

「那是什麼?」

祭獻。」Harry露出冷冷的笑容,伸手從廚房召來一隻銀製餐刀,利用變形術將其變得更大更鋒利些,接著毫不猶豫朝左手前臂劃了下去。

「Harry!?」Edward尖叫出聲,瞪大眼睛看向青年。
「必須給予足夠的過路費才能通行。那個人也用過類似的手法呢,為了削弱敵人力量,還真是惡趣味。」將濺出的鮮血灑向門板,Harry連眼睛也沒眨一下。

 跑!Edward!不能停!

 啊、他想起來了,五歲那年Joane在家附近的小溪溺水,等他發現不對勁轉頭查看, 
  女孩已經面朝下半張臉泡在河中沒有反應了。

 將妹妹拖到岸上,身為哥哥的他必須跑去求救。

六芒星吸收了血液發出鮮紅光芒,但轉瞬又歸於平靜。

後方傳來強大力道衝撞門板的聲響,時間越來越不夠了。

「嘖,還真是貪得無厭呢!」Harry皺了皺眉,又往手臂劃了一刀揮向印記。

這回紅色的光芒多持續了幾秒,但仍舊沒有解除門的封鎖。

 他不停地跑呀跑、跑呀跑。平時走慣的路途如今變得無比遙遠。

 等到他終於拉著大人回到溪邊,妹妹還是沒能救活……

 說好要當英雄保護Joane的承諾,他沒有做到……

「……噢,該死!!」他聽到Harry從緊咬的牙關擠出一聲咒罵,握著小刀的手微微顫抖著,突然回頭像在尋找什麼,然後Edward看見黑髮青年最終與在西側的窗外的Mr. Weasley對上眼。

「Harry!!!不!再等等!」封鎖連帶斷絕了他們與外界的所有聯繫,Edward僅能從紅髮隊友的焦急表情與唇型讀出意思。

「Ron,抱歉……但沒時間了呢。」火舌終於掙脫Alfred咒語的束縛衝出房門,青年露出淺淺微笑搖了搖頭。

Edward突然懂了,那是視死如歸的告別。啊,這就是真正的英雄呢!

恐怕這印記索要的不單只是鮮血,它要的是性命。

但世界需要Harry Potter,他不能就在這死去。

所以剩下的解決方式只有一個了────

Edward朝舉起刀的Harry撲了過去,一把奪過青年手中的利器。

「Edward!住手!」

「Harry,我一直很想謝謝你。」謝謝你讓我找回自己該做什麼。

他向後退,感覺到背部抵上門板。

「答應我,活著,帶大家抓到兇手。」Edward揚起笑,對上Harry的綠眸。

放在脖頸的刀毫不猶豫劃了過去,身後是刺眼的鮮紅。

Joane,你一定很害怕吧!對不起哥哥跑太慢了。

但是哥哥這次沒有食言了喔!等我找到你,會好好牽緊你的手的。

 

 

Edward Robinson,二十二歲青年,目前任職於英國魔法部Auror司第一小隊。保護整個小隊的英雄,在1998年12月26日,因公殉職。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