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尾

[SSHP] Residence under Hell (四)

CH 4 

身為魔法界救世主,在加上年紀輕輕便空降Auror第一小隊長的身分,黃金男孩的私生活永遠是群眾茶餘飯後的話題常客。其中大家討論度最高的除了哪個女孩(或男孩)有幸讓全民偶像看上眼之外,就屬他的住處了。

每隔一段時間就要看到有關自己的各種荒謬消息佔據頭版,Harry對此早已習慣連澄清都懶。大戰後在Sirius留下來的古里某街不再安全的情況下,他選擇將新居安頓在倫敦的一處麻瓜街區。忠實咒守密人則是永遠善解人意的知心好友Hermione。

 

兩層樓的房屋與魔法部其他高官別墅相比完全稱不上大,不過一主臥一客房的設計對Harry來說綽綽有餘了。出於刻意迴避,家裡除了他和Snape兩人之外很少會有客人來訪。

 

「教授,早安。」被上大衣下樓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沙發上背對的黑影,Harry獲得一個點頭示意當作問候。男人即使離開學校也脫離間諜生活依舊維持著陰暗的色調,黑色長褲與黑色襯衫,扣子一絲不苟的扣到頂端,面無表情盯著早晨剛送到的Daily Prophet。

「早餐吃吐司配炒蛋加牛奶可好──呃好吧黑咖啡,我知道。」拐進廚房前瞥見挑起的眉頭讓Harry將問句吞回喉嚨,後半段關於咖啡傷身的抱怨很聰明沒有說出口。

 

從小習慣自己張羅食物讓他的廚房技能至少比其他家事魔法更搬得上檯面(還記得逃亡那年Hermione總是看不下去獨自攬下所有整理工作免得他跟Ron永遠找不到東西),只需揮動幾下魔杖,不一會兒家裡便充滿熱騰騰的食物香氣。輕叉起一口炒蛋試了試味道,Harry露出滿意的微笑後指揮兩個托盤回到客廳,拉開椅子坐在Snape對面。

 

和過去一周相同,早餐席間基本是安靜的,直到Harry發現男人停留在報紙上過久的視線。

「有蛇摸新消息嗎?」塞了滿嘴食物讓青年的問句有些口齒不清,換來對坐男人扭曲嘴角的冷哼。

「果然不該指望Gryffindor的教養對嗎,Potter。」

Snape從容不迫吃下最後一口吐司,輕啜濃醇的咖啡,又用餐巾紙擦了擦嘴角後才開口。「Diagon Alley的襲擊,抓到兇手了?」

「報紙說的?又是哪個大嘴巴的傢伙…」恰好也解決完盤中食物,Harry一邊簡單收拾一邊咕噥道。「這件事等等一併討論吧!有事還想請教你們。」

 

話聲剛落,越過沙發的客廳邊上,散發溫暖熱度的壁爐便被一陣詭異綠光籠罩,爐火中出現的是Draco的臉。「Potter,五分鐘後我會帶著父親過去拜訪,準備一下吧。」純粹屬於Slytherin禮貌上的義務告知,不等房屋主人有所回復,火光中的臉孔已經消失。

Snape也沒再出聲,在青年起身將餐盤收往廚房時重新翻看起報紙。

 

正如當初選擇房屋位址的第一考量,安全性是Harry最優先考慮的事項。救世主宅邸除了忠實咒外還下了許多嚴密的防護,所有不被他認可的「闖入者」在踏進屋子的下一秒就得做好同時面對五十道以上惡咒的心理準備。貓頭鷹信件基本無法投遞而全被Harry轉往魔法部,那兒的檢測足以銷毀大部分不懷好意的郵件。至於巫師常用的呼嚕網,家中壁爐被設定成只對兩處直接開放──他的Auror辦公室以及Malfoy Manor。

雖然對好友們有些抱歉,但古老貴族宅邸的防護總是令人放心些,只能委曲他們有事多繞點路。

 

在牆上掛鐘時針指向九點整的下一秒,兩道人影一前一後從再次燃起綠光的壁爐踏出,Harry來到爐邊迎接。

「疤頭,不是早跟你說我們要來了嗎?就不能清一下你家壁爐,非得讓Daily Prophet爆出救世主住在灰塵窩才甘願?」一邊拍去身上的煤灰,鉑金小貴族用挑起的單邊眉毛問候道。

「別這麼苛刻,小龍。或許黃金男孩喜歡喜歡用別的顏色來點綴呢。」

「那還真是難為兩位Malfoy先生了,這裡不是孔雀窩無法讓你們打理羽毛我深感抱歉。」對此Harry用完美的假笑回應。與蛇群打交道好一陣子,他早已掌握住一些不讓自己吃虧的技巧。

沒在爐邊多作逗留,他領著客人來到沙發。深紅色的柔軟座椅圍繞木製桌子,整體給人平靜感的設計可以說是屋內最讓人感受到「溫度」的一處。這也得歸功於Hermione在某個假日終於看不慣好友死氣沉沉的家而用不容拒絕的強硬態度帶著整套沙發來拜訪,將客廳進行了大改造。

 

Malfoy父子剛坐下,原本待在飯廳的男人恰好走出來,黑色的身影讓三人停下動作。

「……Severus……」「教父……」即使早從Harry那裡聽說情況,實際見到面還是讓兩人隱藏不住語氣裡的驚訝與嘆息。

Snape仍舊面無表情,不過眉宇間的線條緩和了些。「Lucius,Draco。」沒有多餘字句,簡單音節隨著男人坐在雙人沙發對面的動作吐出。

他們大概都沒想過有一天,在一切過後,在場四人會以這種形式聚在一起,一時間室內只剩被複雜情緒包圍的沉默。

佔據最後一張單人沙發的Harry先是眨眨眼,然後彈了個響指讓無杖魔法替他們從廚房送來熱茶。

「杜松果茶,魔法部同事送的。」

隨著冒著煙的香氣被抿入唇,緊繃的氣氛也被舒緩了些。

 

「身體都還好嗎?」談話由Lucius一個較溫和的問題作為起頭, 

「沒有大問題,我想還不至於Malfoy大家主攜家帶眷前來關切。」完全無視於同時望向自己的三雙眼睛,Snape不緊不慢答道。

而身為對方多年好友,金髮貴族對會獲得的回應毫不意外,只是捲起嘴角。「你還是這麼不可愛,Severus。」

「說到健康問題,教授。」Harry抓準對話空隙開口,往大衣內裡摸索了一陣拿出慣例的藍色魔藥瓶向男人遞去。

「我還猜想救世主是否身體不適呢,在溫暖的室內套著大衣,原來是藏著特別的東西啊!」

相對於Draco調侃的語調,Snape似乎是沒料到青年會在「外人」眾目睽睽下做出此舉,挑起的眉隱含不悅。

「就算魔藥沒有你自己熬的有品質還是將就著點吧,Severus。」這回出聲的Lucius成功吸引黑髮男巫注意。

「……你都知道些什麼?」低沉的嗓音不用加上魔壓已足夠給室內帶來壓迫。

「別殺氣騰騰的,我掌握的情報可不比你多。」兩手一攤表示無辜,Lucius抬起下巴朝Harry的方向輕點。「男孩找上我,希望利用Malfoy家的管道購買上等魔藥材作為你恢復期間的藥水用。月光草、蜘蛛猴膽、冰蠑螈尾巴……嘛我想這些不用多說也瞞不過魔藥大師的專業吧!」

Snape沒有回答,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但那,或那些特殊的材料不是我提供的。救世主沒提起也不願多加解釋,我想只有他知道是什麼?」拇指摩娑著蛇頭杖,Lucius用興味盎然的表情看向Harry,同時間Snape更是轉頭惡狠狠用眼神威脅。

「Lucius我說過了,情報是工作上的線人提供,你不會不知道我們有保密義務吧?或許問問你在魔法部擔任顧問的兒子會對條款更清楚?」好像不在意自己還懸在半空中的尷尬左手,Harry露出微笑,幾句話巧妙避開來自兩位Slytherin的逼問。

「什、什麼?喔對,雖然不是Unbreakable Vow,但我們的確在線人保護上有嚴加規定,所以……」突然成為話題主角,Draco有些不自在的挪動了下身體,扭曲嘴角結結巴巴接話道,一邊用眼神把將燙手山芋丟給他收拾的Harry問候了遍。

「哼。」從鼻子噴出一聲不屑的冷哼,Snape當然不會相信救世主的鬼話連篇。雖然Gryffindor的蠢獅子在他不知道的這段時間好像突變成長著蛇尾的奇美拉,但終究比不過一條真正的蛇。反正他有足夠時間將獵物慢慢引誘進洞,狩獵成功只是時間早晚的事。

 

蒼白而骨節分明的手接過水晶瓶,Harry先是迎上帶著危險而若有所思的目光,才見Snape慢條斯理喝下魔藥。

「我假設,今日的會面不是救世主又一個無聊的家家酒遊戲?」將手中的空瓶放上桌後,男人慣有的諷刺伴隨凌厲眼神逐一掃過其餘三人。「如果不是,還請各位不要浪費時間直接說你們的目的,不然我會懷疑是否就連Malfoy家都只剩腦袋被輾過的巨怪。」

 

知道Snape本來就不多的耐心已到極限,Harry重新替大家倒滿茶水後慢悠悠開口。

戰後各地都是百廢待興。Hogwarts毫無意外由Minerva擔下校長重職。Harry在半年前率領一隊Auror回城堡協助重建,架設新的防護咒語時和曾經的導師聊過一會。女巫表示雖然需要花費大量時間精力,但她會盡全力守護這個歷史悠久的英國小巫師搖籃,讓Hogwarts恢復原來的美麗樣貌,也給青年一個擁抱歡迎他隨時回來看看。至於總令人頭痛的教職問題,在沒有找到新的合適人選前Minevra只能先同時擔任校長、變形學教授以及Gryffindor院長三職。另外Slytherin院長則是由Sluhorn教授繼續擔任,不過這名回鍋魔藥學教授顯然很想盡快享受退休生活而委婉提出當有合適人選出現自己便要將舞台留給年輕人的決定,(說到這Harry看見黑衣男人幾不可查的抽動了下臉部肌肉,或許是在擔心繼任者的素質吧)。

他又接著簡短說了自己在魔法部的Auror工作、Malfoy家對重建的貢獻,以及Draco的Auror顧問職──表面上只隸屬單一部門,但靠著金髮青年優異的交際手段,魔法部為重新穩固權威幾次與貴族間不能搬上檯面的棘手交涉也是靠他在幕後指導每一步棋而獲得成功。

「然後是……Diagon Alley的襲擊。」終於解釋到一個段落,Harry稍微停下,用一口茶潤了潤喉。

「教授,我想你從報紙上都看到了,即使黑暗的戰爭已經結束,仍有些永遠學不乖意圖挑起事端的惡徒。」放在餐廳上的Daily Prophet隨著青年的召喚咒飄過整個客廳來到木桌,展開到描述攻擊事件的頁面。

「半年來這已經是第五起,而魔法部卻遲遲抓不到他們。」

「依照那些人一直以來的辦事效率,這點我並不太意外。」冷冷的語調讓Harry扯起苦笑。他並沒有提醒男人新的這批Auror是由自己率領,無庸置疑那只會換來更多冷嘲熱諷。
「問題在於,前陣子我們得到的情報已經指出這些攻擊的幕後主使者……」Draco接話道。「如果消息來源正確,那麼我們要追捕的將是Lance.Dolohov。」

空氣與尖銳的人名的擦刮出的刺耳音節,一瞬間讓整個氣氛緊繃起來。

「沒錯,就是那個Dolohov的弟弟。」接收到Snape的皺眉確認,Harry的肯定句一定摻進了點私人情緒的咬牙切齒權充證明,不過他一點都不介意被聽出來。「所以才想和你們討論一下對策。」

然後先開口的是Lucius。

「Dolohov很狡猾,雖然不像他的兄長那麼搶眼,但如果你懷疑他的本事,那絕對是個錯誤判斷。」

「他不張揚著引人注意,但他熱衷於那些──破壞與傷害。」似乎是想起不愉快的記憶,Snape的陳述有著微妙停頓。「Dolohov不只有能力,他還是裡面少數擁有腦袋的犯罪者,不曾被人抓到把柄。」

「聽起來我們碰上強勁的對手了。」

「知道他的目的嗎?Dolohov通常會讓手下的黨徒沖在前線,這麼輕易的打出名號還是第一次。」金髮貴族看向帶來消息的兩個青年。

「還無法確定,不過大概跟我脫不了關係。」露出冷笑,Harry低頭看著報紙上被襲擊街道的照片,破碎磚瓦四散夾雜著逃跑群眾的驚恐。他攢緊拳,咬牙切齒的說下去。「不管如何,我不會繼續讓他為非作歹。在我們繼續追捕的同時還請各位提供必要的協助了。」

 

他得盡快解決這樁事情,然後徹底從救世主之位退休。


评论

热度(13)